辐射检测仪多少超标,核辐射检测仪会不会被核污染

辐射检测仪暗藏玄机误导民众东电公司夸大核污染水安全性□ 本报记者 苏宁围绕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问题,尽管国际社会及日本国内民众的反对与质疑一直没有停止,但日方对此置若罔闻、一意孤行,强推排海计划。日方不但始终拒绝以科学公开、透明安...

辐射检测仪暗藏玄机误导民众

东电公司夸大核污染水安全性

□ 本报记者 苏宁

围绕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问题,尽管国际社会及日本国内民众的反对与质疑一直没有停止,但日方对此置若罔闻、一意孤行,强推排海计划。日方不但始终拒绝以科学公开、透明安全的方式处置核污染水,而且想方设法粉饰问题,避重就轻,不负责任。近日,日本《东京新闻》报道称,东京电力公司(以下简称东电公司)使用有“猫腻”的辐射检测仪进行演示,夸大核污染水的安全性,进行误导性宣传。

问题检测仪进行误导宣传

据《东京新闻》近日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运营方东电公司近几年接待参观者时,使用无法检测氚且只有当放射性铯浓度超过一定限度时才有反应的辐射检测仪对核污染水样本进行检测演示,以此向参观者“证明”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的安全性。有日本专家就此批评指出,不得不说这是为实施核污染水排海而进行的误导性宣传。

《东京新闻》报道说,放射性铯和氚会分别产生伽马射线、贝塔射线。东电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接待参观团体时,用只能检测伽马射线的辐射检测仪靠近盛有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的瓶子,瓶内核污染水的氚浓度是排放标准的约15倍,但该仪器没有反应。

不仅如此,据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环境分析化学助教小豆川胜见解释,东电公司的演示在科学上完全没有意义。只有当1升水里含有几千贝克勒尔(放射性活度单位)的放射性铯时,其发出的伽马射线才能使东电公司所用的仪器产生反应。而铯的排放标准是每升水不超过90贝克勒尔。也就是说,即使水中的铯超标十几倍,东电公司所用的上述测量仪也不会有反应,给人的印象是“不含铯”。

为验证专家的这些说法,《东京新闻》记者准备了含放射性铯的水,其放射性活度是排放标准的19倍,再用东电公司演示所用相同型号的辐射检测仪靠近盛核污染水的容器,该仪器同样没有反应。

东电公司从2020年7月起,向约1.5万名参观者进行了上述演示。东电公司相关人员说,其演示的目的是说明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发出的伽马射线已切实降低。据报道,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铯所产生的伽马射线,会通过体外照射对人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

避重就轻对问题视而不见

为验证核污染水排海的安全性,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成立技术工作组曾两次赴日实地考察评估,并公布了调查报告。根据报告,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核污染水排海未得出安全结论,反而提出了诸多技术性改进要求;周边邻国也向日方提交了联合技术问题清单;前不久,太平洋岛国论坛领导人会议和外长会议也就相关问题表达了严重关切。

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日方核污染水排海方案正当性、数据可靠性、净化装置有效性和环境影响不确定性等问题。令人遗憾的是,日方对此置若罔闻,至今未按其承诺就上述问题“基于科学的证据以高度透明性”向国际社会作出说明,而是仓促批准排海计划,持续强推排海准备工作。

日本媒体和环保组织多次指出,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反应堆的核污染水不同于世界各国核电站排放的普通核污水,除氚以外,还含有碳14、钴60、锶90、碘139等60多种放射性物质。尽管东电公司主张使用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可以过滤掉除氚以外的其他放射性物质,但是据报道自2013年启用至今ALPS就故障不断。

据日媒今年上半年报道,福岛用于过滤净化核污染水的ALPS设备共有三台,但这三台设备都是仓促上马,安全性缺乏实际验证。日本原子力规制厅也承认,ALPS设备原本应当在投入使用前进行材质、构造、性能等各方面的检查确认,合格后才能正式启用。但是,为应对日趋增多的高浓度核污染水,不得不特事特办,将设备使用优先于设备检查,以试验运行的名义提前投产。

日本强行推进核污染水排海过程中,福岛当地市民团体一直未停止举行抗议排海的活动,要求东电公司公开信息和数据,呼吁日本政府重视海洋环保对子孙后代负责。福岛县市民团体代表织田好孝说,福岛的大多数民众都不同意排海,政府仓促决定,这无疑是暴行。市民团体成员米山努也遗憾地表示,政府成立的所谓咨询机构将反对人士排除在外,对问题视而不见。

不负责任向海外转嫁风险

在对国际社会的反对质疑置若罔闻的同时,东电公司及政府将工作重点放在平息日本国内民众反对方面。据媒体报道,为打消民众对排海导致地方声誉损害的担忧,东电公司、日本经济产业省等相关政府部门从8月开始多次在福岛县各地举行说明会,表示今后将采取强化监测等措施,并将设立300亿日元专项基金,由政府对福岛县因声誉恶化而滞销的水产品进行收购。

近日,东电公司宣布将在政府的指导下于年底出台对核污染水排海实施后产生的声誉损害的赔偿标准。据东电公司的说法,今后福岛渔业、农业及旅游观光等行业可根据声誉损害认定程序及损失金额计算方法得到赔偿。

尽管如此,对于东电公司和政府的说明,福岛当地渔业团体并不买账,他们认为东电公司和政府违背了当初不取得民众理解就不执行排海的承诺,没有信用。根据东电公司的计划,核污染水排海需要持续数十年,“排海将累及子孙后代,反对排海的主张不会改变”,日本茨城沿海地区渔业协会会长飞田正美强调。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福岛核污染水处置关乎全球海洋环境和环太平洋国家的公众健康,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核污染水一旦排放入海,受到声誉损害和影响的也不仅仅是日本福岛当地,周边国家乃至全世界都将受到灾害性影响,对此,东电公司和日本政府并无赔偿标准和方案。山东省海洋经济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员谭晓岚表示,亚太地区是世界海洋水产养殖主要地区,占世界份额80%以上,核污染水一旦排放入海,放射性物质会在海洋生物链内累积,沿岸各国海洋水产养殖业将受到不可逆影响。今后,亚太各相关国家有必要考虑开展合作,成立针对核污染水排海产生影响的联合调查机构,并视损害情况联合发起跨国索赔诉讼,维护自身权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指出,日方在同利益攸关方和相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之前,不得擅自启动核污染水排海。如果日本执意将自身的私利凌驾于国际公共利益之上,执意要迈出危险一步,必将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付出代价,留下历史污点。(来源: 法治日报)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