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记者/ 何己派 编辑/ 陈晓平完成离职手续,李檬收拾东西离开时,刚好是饭点。国美总部鹏润大厦的电梯,一点也不堵。以前每到中午12点,想坐电梯下楼,得等很多趟,现在一按电梯,就能进。他感叹,总部办公楼的人,真少了。4月起,国美即启动了席卷所有...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记者/ 何己派 编辑/ 陈晓平


完成离职手续,李檬收拾东西离开时,刚好是饭点。国美总部鹏润大厦的电梯,一点也不堵。


“以前每到中午12点,想坐电梯下楼,得等很多趟,现在一按电梯,就能进。”


他感叹,总部办公楼的人,真少了。


4月起,国美即启动了席卷所有部门的减员,8月初,减员传闻再次传出


8月19日晚,黄光裕发出公开信,他承认,立誓18个月恢复原有市场地位的目标,确认失败。


“经历过风雨,我深知,收得回来才能打得出去。”


53岁的商业枭雄说,他准备进入战略聚焦和蛰伏期,要聚焦主业、甩掉包袱、轻装上阵。


首战失利


真快乐APP,最能体现黄光裕当下的挫折。


这是回归的一号项目。


李檬在国美约一年,见证了真快乐最初的蓬勃状态,“一个项目舍得砸四五千万,可惜现在,彻底不行。”


按黄光裕的设想,国美体系已积累超2亿用户,许多是线下“沉睡用户”,若将其激活,转移到线上,将爆发巨大的能量。


对外口径里,真快乐APP一度是第一主战场。黄光裕野心很大,期望将其打造为“抖音+小红书+淘宝”的存在。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他命令,国美所有供应链端的商品及服务类商品,全部入驻真快乐,为了给APP导流,国美线下所有门店和商家全部入驻。


真金白银却只换来注水数据。


一位真快乐娱乐板块的员工告诉《21CBR》,2021年底,真快乐APP发起名为“千万奖金挑战赛”的活动,几乎所有参赛数据都有造假,对外宣传百万级日活,实际未上万


起初,项目策划完上报后,中间隔了几个月都没有消息,正式启动来得很突然,团队措手不及。


“谁都不知道怎么做,大家很慌乱,导致效果非常差,没有达到预期,最后活动被摁下来了。”这位员工透露,活动结束后的奖金、代理商的拉新费用,很多至今还未发放。


又比如,在B端,真快乐的商家入驻,内部审核仍按照电器品类的入驻标准,一些商家的资质审核材料,在京东、天猫能用,在国美不一定能行,有的商家甚至能被打回去十次八次。


“这么反反复复地,好不容易谈成的一个商家,最后对方不干了。我们反馈过很多次,公司很麻木。”负责国美商家招商的一位员工说。


在黑猫投诉平台,一位商家反映,去年12月签署真快乐的代运营,交了29800元费用,平台到今年6月没有一个订单、没有一个顾客访问量,提出退保证金,无人搭理


据透露,B端负责真快乐商家入驻和代运营服务的代理商,全国达数十家,每家每年30万元的保证金,至今大部分未退。


4月,真快乐APP拉新项目被曝,拖欠十余家代理商款项,共计2900余万,败象开始为人所知。


最新公告证实,国美要开源节流,真快乐等费用较大业务的投入将减少,且需优化并减员。多位员工向记者证实,“真快乐”裁员比例高达60%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一位员工向《21CBR》提供的国美架构图显示,截至8月中旬,真快乐已缩减至约500人,个别部门的员工数仅为个位数。


有国美中层告诉《21CBR》记者,内部传闻,真快乐最终仅留几十人,“看守维护下业务”。


宏大的愿景,最终一地鸡毛。


高层更迭


业务不顺,总要有人负责。


8月初,真快乐公司执行副总裁丁薇传出免职消息,多位国美员工向《21CBR》确认属实。


孟辉在国美担任中层职位,据他回忆,今年4月左右,圈里就在找她的接替者,她自己可能也知道。


“突然间,公司组织架构多了几位在职高管,职位挂在丁薇下面,这几个人每天到处转悠,就是先熟悉业务。”孟辉说。


丁薇只是离职高管的最新一例。


黄回归的两年,管理层流动性陡然变高,没有出现期待的能力迭代,而是动荡不止,简单总结——老人不中意、新人留不住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来源:国美官方微信号


2021年初,黄光裕刚获释不久,现身员工大会,公司上下一度精神振奋。


现场提问环节,许多老国美人发言,谈到20年前跟老板开店打天下的场景,感慨万千。


孟辉记得,黄光裕有段点评,有点煞风景,说老人的话,可能是“奉承”。


“他说了这样的大体意思,‘不要以为跟了我很多年,在这个位置上做了很多年,就能以你的想法判断做与不做’。”孟辉告诉《21CBR》。


团队更新的需求固然存在,然而,这种话也未免让人寒心。


很快,国美就有了人事动荡,王俊洲、张德炬等老臣离开,二人效力公司均已20年。黄光裕偏爱互联网人才,引入了百度的向海龙、阿里的丁薇等人。


这些新贵,又达不到他的期许。


国美中层杨宇明向《21CBR》回忆,有一次,黄光裕在一个经理级别以上的会议,花1个多小时长篇论述,痛陈现状,批评高管。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来源:国美官方微信号


“他强硬表态说,当初面试讲得多么好,到了约定时间还没做出来,就趁早滚蛋。”杨宇明说,能感觉他对高管的耐心和容错很低。


国美的集权文化,也让外来高管无法适应,比如,所有涉及一定花钱额度的事项,得层层汇报到董事长。


项目预算的口子,越收越紧,过去超过100万要董事长签字,到后来,需要过目的数字,变成几万,甚至几千


流程繁杂也是个问题。


内部自下而上推一个创新业务,通常得过业务线的最高负责人、法务、财务等几道,财务甚至有一票否决权。


“你在前面打仗,后面的粮草和支持得到位,而我们看不到。”孟辉提到,过了申请审批这关,费用结算又是一关,汇报强调结果导向,追求短平快,“一些项目需要长期规划才能出效果。”


最终,很多空降的新人,待的时间都短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三位阿里系高管,曹成智、胡冠中和丁薇,一度分任国美零售控股经营策略与执行中心VP、国美集团CMO、真快乐COO,胡上任CMO未等正式亮相便离开。


丁坚持最久,在国美也不过一年。


家族管理


回归一线后,黄光裕的确努力。


他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很多国美人眼里,他行动力很强,许多调整说干就干;战斗力惊人,每天只睡几个小时。


平日太忙,很多他参与的会议,时间安排在晚上甚至深夜。


有段时间,国美上下都很齐,有员工夜里十一二点折回公司拿东西,发现灯还亮着,还有人在加班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然而,有些相处方式,让老板离员工很远,上下无法一心。


在鹏润,普通员工很难见到黄老板一面,他身侧有保镖跟着,开的车有专属通道,专属电梯直达个人办公室,吃住都在36层。


李檬只见过黄光裕一次,是去楼下寄快递,正好老板的车过来,透过车窗户看到了他的脸。黄开的座驾是一辆气派的迈巴赫62S,据说当年落地价2000多万。


内部传闻,国美有三辆迈巴赫,分属黄本人、妻子杜鹃、妹妹黄秀虹,只是颜色不同。


在很多内部人看来,这是国美家族权力的一种象征。


以黄秀虹领导的监察部门为例,这个部门负责公司运转的合规化,占据鹏润11层的一整层。小到厕所抽烟、工位上“摸鱼”,大到贪污受贿,都属该部门监察范围。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黄秀虹 来源:国美官方微信号


多位接受采访的国美中层和普通员工,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对这一部门的情绪。


孟辉形容,在国美,它是《琅琊榜》“悬镜司”一样的存在,只对老板负责


若被列为监察部门的重点关注对象,则会进行“小黑屋”访谈,仿照刑侦的模式,需要做询问笔录、录音/录像且最后需要陈述人签名。


监察部门的存在,确有防止造假贪腐的需要,若权力过度,则会给创新业务的推动带来阻力。


“财务或者法务不审批,有时候你去跟他们理论,最后灰溜溜地回来了。你解释这个事,他们懂吗?可能也不懂,流程上就得过到他们。”


孟辉举例说,一个预算计划本已通过,第二天,监察觉得存在疑问,所有审批同意的人,可能都要查一遍,“到最后,最好的原则,就是什么都不干。”


国美内部,悄悄流传一句话:但凡有点想法想干点事的,没被罚过,一定不是个好员工


去年11月,国美通报批评员工上班“摸鱼”,本无可厚非,其后,又引发过度监管。


“后来我就不用公司网了。”李檬透露,若员工在工位上玩手机,被监察部门巡楼时抓拍,除该员工一次罚款200元,其上级领导也会被罚款,实行连坐制。


除了罚钱,多位员工提到,销售指标太过泛化,一些做文职工作的也要背销售KPI,完不成则扣钱。


真快乐的许多活动,如“千万奖金挑战赛”在内,都会强制员工参与刷量。一位员工透露,公司要求,员工每月必须在真快乐平台发视频和产品推荐,不发则扣工资200元。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黄光裕个人非常有紧迫感,拼命三郎一样工作,但是,过于简单的管理文化,致使他越用力,下面的人反而越不用劲。


直面生存


现在的国美,过得不易。


接受《21CBR》采访的国美员工说,今年以来,工资发放时常延期,4月薪资结构调整,收入整体下降。


甚至被裁员工的赔偿也发得艰难,打扮家至今未能兑现裁员赔偿金,8月初的新一波裁员,赔偿分10月、11月和12月三批发放


“于国美而言,我们需要面对现实,直面生存。”黄光裕在公开信中说,准备“聚焦聚焦再聚焦,蛰伏蛰伏再蛰伏”。


他已决定,关撤低效门店、新开大店好店、拓展加盟门店,优化全国门店网络布局。


国美零售的业务,当下先聚焦到电器、消费电子产品零售,非关联或亏损业务,将从上市公司中予以剥离、出售或停止发展。


这是一个固本的稳健选择,他本人也在做最大努力,来挽救国美零售羸弱的财务,表态“以大幅优惠的价格”,将国美商都、湘江玖号两处物业产权注入。


他依然四处奔走,小心翼翼推进新的探索。


牵手腾讯、华为后,今年8月,国美又与阿里云达成战略合作,准备改造门店,“真快乐APP体验中心”的国美新模式店,已在福建等三地开门迎客。


52岁黄光裕,53岁的黄光裕,低头蛰伏

国美新模式门店 来源:国美官方微信号


据国美员工透露,黄花大力气推进的娱乐化方向,会保留赛事部门以及元宇宙部门,保持未来的探索。


今年6月,元宇宙项目负责人已入职。


《21CBR》查询招聘平台发现,国美正招揽元宇宙研发技术总监、元宇宙产品专家等人才,承担元宇宙、数字藏品等相关项目。


即便声称“蛰伏”,他又提出了新的三年“高指标”:


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我作为大股东,将促使管理团队实现未来较好业绩的承诺对赌。”这暴露了他,依旧非常着急的心理。


就国美的基本面,这样的目标,实在有些苛刻。


当初,18个月的目标,已证明过于急切。他应该更有些耐心,多想想,宏伟的战略,为何执行如此糟糕?频繁的调整,为何结果总不如人意?


在信中,黄光裕提到,“需要大家更多的包容与支持,多给企业时间和空间”。


其实,他说反了,需要给团队更多包容、给国美更多时间的,是他自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有采访对象为化名。)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