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0万亿,超1000亿!时隔多年再发力

▣作者:米筐老A政策性金融,或将成为本轮保交楼重要资金来源。1国庆假期刚过,央行下属的货币政策司发布了最新一期的抵押补充贷款开展情况。2022年9月,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净新增抵押补充贷款1082亿元。期末抵押补充...
超100万亿,超1000亿!时隔多年再发力

超100万亿,超1000亿!时隔多年再发力

▣作者:米筐老A

超100万亿,超1000亿!时隔多年再发力


政策性金融,或将成为本轮“保交楼”重要资金来源。


1


国庆假期刚过,央行下属的货币政策司发布了最新一期的抵押补充贷款开展情况。



2022年9月,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净新增抵押补充贷款1082亿元。期末抵押补充贷款余额为26481亿元,而8月末的余额为25399亿元。


这也意味着,自2020年2月以来、时隔两年半后,抵押补充贷款这种货币政策操作重启,其净增规模居然高达千亿。


抵押补充贷款英文简称PSL,于2014年4月由中国人民银行创设,是我国三家政策性银行从央行那里获取资金的操作。


国家开发银行通过PSL操作从央行那里获取资金,用于棚户区改造、地下管廊建设、老旧小区和城市更新等;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通过PSL操作从央行那里获取资金,用于农田水利建设、农村危房/道路改造等;


中国进出口银行通过PSL操作从央行那里获取资金,用于“走出去”项目,如一带一路的配套建设等。


PSL的最大特点是利息低、期限长。


2015年11月最后一次公布PSL报价利率为2.75%,低于当下1年期MLF(中期借贷便利,是商业银行从央行那里获取资金的重要操作)2.85%的利率。


期限时长一般是三至五年,即政策性银行从央行那里以2.75%的利率借到资金,要三五年后才归还本金。而目前MLF的借款时长是1年、14天逆回购的借款时长是14天、7天逆回购的借款时长只有7天。


所以,政策性银行通过PSL操作获取的资金,可用于回款时间长、回报率又低的项目上,如基础设施建设、城市更新项目、农田水利改造、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领域等这些政府推动的项目上。


所以,PSL操作获取资金的方式也被称为政策性金融,具有准财政性质、即政府用金融工具筹钱干财政应干的事。


时隔2年半后,PSL再次出现余额净增长、且增幅高达千亿,意义重大、信号强烈。


2


PSL创设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城市棚户区改造筹措低息、长期的资金,其余额由2015年5月的6500亿一路攀升至2019年11月的峰值3.6万亿,此后又一路下行。


其余额走势图如下:



对2016年开启的那轮全国房价整体暴涨,想必大家都印象深刻:房价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启动、再向苏州/合肥/厦门等二线城市蔓延、直至传递至三四五六线城市。


一二线城市房价的暴涨是因为信贷宽松,大家拼了命得贷款加杠杆买房、所以才推高了房价,并在2017年达到了房价的顶峰。


大家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广大的四五六线小城市也能房价飙涨…当一二线城市房价触顶后、为什么中小城市的房价却开始启动了,并且房价高点普遍出现在2018/2019年?


现在回看,小城市房价的暴涨要归功于PSL操作下的棚户区货币化安置,大量的老旧房子(包括城中村)被拆除,得到巨额现金赔偿的原房主转身去买商品房、所以推高了中小城市的房价,上图的PSL余额走势图就是实证。


随着大规模城市棚改接近尾声,PSL余额逐月递减、即净增额为负…PSL到期时,政策性银行只向央行归还本金,并不再续作、以净归还为主,对应的就是中小城市房价的随即下跌。


在PSL为城市棚改筹集资金时,其功能也在不断拓展,并扩大为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发展等领域,操作对象也由最初的只是国开行一家政策性银行、扩大至农发行和进出口行另外两家政策性银行。


作为定向放水、精准滴灌的货币政策工具,PSL和MLF/SLF/逆回购/再贷款/再贴现有何区别呢?


前者是央行向政策性银行(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行)提供专项资金,具有准财政性质,用于回款时间长、回报率低、带有公益性的政府项目,而后者是央行向商业性银行(如建行/工行/招行/兴业等)提供专项资金,用于回款时间快、回报率高、营利性目的的商业项目。


央行再次进行PSL操作、且金额高达上千亿,在当下的经济节点、有着特殊的目的。


3


今年的经济困难,大家有目共睹。


所以央行不断的降息降准、就是鼓励大家多借钱扩大投资和增加消费,可事与愿违的是大家却都不买账…企业不愿借钱扩大投资,居民不愿借钱扩大消费。


大家都不花钱、更不敢借钱去花,这怎么能刺激经济呢?


于是借钱负债、刺激经济的重任就落在了政府身上,包括国央企搞的大基建,地方政府下属的地方国企/融资平台扩大负债(如城投债)增加投资,当然也也包括发行地方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


可不管是地方债还是城投债,都属于地方的债务或隐形债务,而当下这一数额已经很大了、甚至已超过了地方债务率的约束上限。


经济还要刺激、钱还得有人花,怎么办?于是政策性金融、通过政策性银行筹钱去扩大投资的法子就又被用上了(上一次是棚改)。


6月1日的国常会上,决定调整政策性银行8000亿元信贷额度,用于支持基础设施建设;6月29日的国常会上,决定运用政策性开发金融工具,通过发行金融债券筹资3000亿元,用于补充包括新型基础设施在内的重大项目资本金;8月24日的国常会上,政策性开发金融工具的额度再上调3000亿、合计就是6000亿。


要知道这1.4万亿的钱全是从央行那里印出来的,即它是基础货币,如果算上约6的货币成数、合计大概能放出近8万亿的资金,这些钱都将实实在在的用于投资。


其实除了用于投资外,政策性金融在当下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用途…为停工烂尾的房产项目提供资金。


8月19日,住建部、财政部、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出台措施,通过政策性银行专项借款方式支持已售、逾期、难交付、住宅项目建设交付。


什么意思呢?就是对一些停工烂尾项目,将通过政策性银行提供资金来保建楼、保交付、保民生,这里又提到了“政策性银行”。


超100万亿,超1000亿!时隔多年再发力


8月29日,专项用于“保交楼”的2000亿元全国政策性扶持基金启动,首批“保交楼”的专项借款也在哈尔滨的多个地产项目获批落地。


上一次PSL的操作支撑了各地的棚户区改造、以去库存的名义引发了一轮房价暴涨,这一次PSL的操作同样没遗漏房地产、只是不再能引爆楼市而是要救命楼市。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