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去打工和别人同居了,回来还要吗?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讲述:老梁整理:明豪兄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我是河南信阳人,高中毕业后辍学,在家务农,1994年我24岁时,和家乡一个纯朴的姑娘结婚,第2年生下儿子,第3年生下女儿。虽然一家人其乐融融,但是家...

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讲述:老梁

整理:明豪兄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我是河南信阳人,高中毕业后辍学,在家务农,1994年我24岁时,和家乡一个纯朴的姑娘结婚,第2年生下儿子,第3年生下女儿。虽然一家人其乐融融,但是家庭贫困,负担很重,压力很大,逼得我想找一条出路。适逢南下打工浪潮,我叮嘱老婆照顾好孩子和家庭,自己独自坐火车南下广东。

我要去的地方是广州石牌村的一家工厂,有同学在工厂做了两年,可以介绍我进去。进厂后,厂长让我先做了一段时间的杂工,搬货卸货,打扫卫生,脏活累活都是我冲在前面。两个月后,旋压车间少一个人,厂长见我踏实肯干,让我去学旋压。说起旋压,那可是个技术活和体力活,但实行计件,工资很高,我出来就是为赚钱的,当然愿意学这个技术。我这个人有个优点,认准一件事,会花时间去钻研和摸索,而且脑子也不笨,很快就上手成了一个合格的旋压工了。

老婆去打工和别人同居了,回来还要吗?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每个月发完工资,我留两百元做零用钱,其余全部寄给老婆,偶尔约要好的同事去餐馆炒两小菜、喝点小酒,犒劳一下自己,那也是我很开心的时候,想到自己辛苦所得让一家人衣食无忧,颇感欣慰。

但好景不长,因为我以前做农活时腰部受过伤,现在做旋压这个体力活,腰伤又犯了,经常力不从心,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就对厂长说:“我不干旋压工了,腰伤受不了啦,有没有别的事安排我做。”厂长说:“考虑一下,看有什么合适的再安排。”

刚巧工厂的绘图员辞职了,我见过他画的零件图,自认为并不难,加上自己以前就喜欢写写画画,于是毛遂自荐做绘图员,当然前期也要学下练下,工资要求肯定比以前绘图员低。那时候电脑没有普及,都是手工绘图,老总认可我的好学上进,看了看我花一个小时画的一张图,同意了让我先干着,后面看情况再安排。这样我就从车间到办公室上班了,一个月后就完全胜任绘图员这份工作了。

讲真的,我是有底气的,因为我们工厂生产的零配件结构形状很简单,绘图员的工作就是把零配件画成1:1的图纸,再归类放进文件夹,作为产品目录备用。工作其实很轻松,没有多少要画的,完成绘图本职工作后,同时兼顾一些行政、后勤的工作。这样,我大小也算一个管理人员,厂里的工友都对我客客气气。

老婆去打工和别人同居了,回来还要吗?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时间真快,转眼过年放假了,我满怀喜悦赶回老家,看到妻儿健康快乐,父母身体硬朗,很是欣慰。我有事没事,在村里头转一圈,从前的泥腿子变成西装领带,皮鞋锃亮,人模狗样,遇到男人就递支烟,寒暄几句。在村里大姑娘小媳妇艳羡的眼神下,在男人们的恭维声中,我感到志得意满。

过年十多天中,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志辉来找过我几次。志辉这两年很难,他帮人家做建筑小工,不小心被钢筋砸了脚,落个走路一瘸一拐的毛病;孩子嗷嗷待哺,父母身体不好,一个长年卧床,一个长年不断药。他很羡慕我能出门打工,他自己的情况很难出去做事了,只能在家干点农活,照顾孩子,伺候双亲。他要我介绍他老婆进我们厂上班,贴补家用。我也去他家看了下,是挺难的,他老婆也想出去打工,我就同意了,约好了出门时间和购票事宜。

我们是正月初十到工厂的,安排好了她的工作和宿舍,她对我连连感谢,请我去工厂外面的餐馆吃饭。边吃边聊,对她和志辉的情况多了一些了解。志辉老婆叫灵芳,初中读完就没读了,早几年嫁给志辉,也是情投意合,美中不足是志辉受伤后,做不了什么事,家里困难,志辉变得脾气暴躁,两人经常吵架,她也想走远点去做事。灵芳是开始一眼看上去不惊艳的女人,但很耐看,很有韵味,身材也好,说实话,比我老婆好看,但我不敢有非分之想。吃完饭后,我抢着买单了,我对她说:“这次我请,你刚来身上也没什么钱,等你发了工资再请我吧。”灵芳莞尔一笑,白晰的脸庞泛起红晕。

老婆去打工和别人同居了,回来还要吗?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做了一两个月,灵芳对这里的工作生活也完全适应了,出于老乡情谊,我也经常过问她工作生活的一些情况。她不忙了有时会来办公室看我画图,夸赞我细心,画得很好,象绣花一样。我笑着回她,其实并不难,练一段时间她也会。她笑着连连摆手,说自己手笨死了,从小到大,针线活、织毛衣都学不会,哪里会做这个。说真的,农村女孩出嫁早,灵芳虽然结婚几年有了孩子,也不过才二十几岁,那自然露出的小女人姿态,让人心动。

有一天上班时间,灵芳仓库里的同事急忙冲进办公室,对我说:“灵芳今天没上班,肚子疼,在宿舍里痛得打滚。”我赶紧叫发货司机帮忙送到医院,经检查是急性肠胃炎,先输液,再开了些药,医生交待注意饮食、注意休息。回来后,我在自己宿舍里熬了些粥送灵芳吃,她休息了两天,吃完了药,没什么问题,上班了。从那以后,每次见到灵芳,感觉她看我的眼神很温柔,我躲避着她的眼神,匆匆离开。

五一那天,全厂放假。白天出去转了下,几个要好的同事和朋友约好晚上6点钟在我宿舍聚餐,我叫了灵芳。因为我后来搬进了以前绘图员住的一个小单间,也有自己的厨具餐具,聚餐相对方便。都是些只会吃不会做的单身汉,买菜做饭的任务落在我和灵芳身上,我们买好菜回来,灵芳当主厨,我打下手,一番忙碌,菜上桌了,几个人开始吃了。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宿舍里欢声笑语,众人起哄下,灵芳推迟不过,也喝了两杯白酒,脸上红扑扑的。不知不觉,酒醉饭饱,那几个家伙找理由开溜了,也不帮着收拾一下碗筷,剩下一片狼籍,我和灵芳又收拾一通,打扫干净,好不容易才坐下来。

我泡了一杯茶给灵芳,她端着茶杯轻抿一口,茶水热气冲上她带着酒意的红红的脸,娇艳欲滴,我看呆了,也醉了。灵芳脸更红了,她坐了一会儿,说她也要走了,我送她到门口,突然抓住她的手,是那么柔软,那么滚烫,她挣脱了一下,没有挣开。那一晚,灵芳留下来了。我不知道是我主动,还是灵芳主动,只知道两颗孤寂的心互相慰藉,互相温暖。

当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很多事情顺其自然了。灵芳是传统的农村女人,也有羞耻之心,但在异地打工这种大环境下,耳濡目染,也见过很多男女之间的爱恨情仇,逐渐改变了她原有的观点和想法。没过多久,灵芳直接搬到我宿舍了,我们象夫妻一样生活,一起上下班,一起去买菜,一起逛马路。

我们开心地过着每一天,夜深人静时偶尔也会叹一声气,我觉得对不起照顾一家老小的老婆,她觉得对不起老实憨厚的老公。我们心知肚明,我们各自都会回归自己的家庭,只想活在当下。

又到了过年放假的时候,我买了很多吃的穿的给灵芳,让她带给她小孩;我们一起坐车到了镇上,我特意让她先回家,我在镇上瞎逛了几个小时再回去,我的想法是,要让村里人认为,我不是和她一起回来的。过年时我去了灵芳家一次,我故意对志辉和灵芳说,现在路也熟了,开年后灵芳要去上班的话自己买票过去,我有事可能要早点到厂。志辉对我感激不尽,强留我吃饭,我不想太尴尬,找理由走了。

开年后,我和灵芳一前一后,各自买票,回厂上班,继续过着以前的日子。有快乐,有悲伤,有愧疚,有无奈,各种情绪交织。

老婆去打工和别人同居了,回来还要吗?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很快到九月份了,有一天,灵芳对我说:“孩子长大了,九月要上小学,我想辞工回家照顾孩子,也不想和你再这样下去了。”我默默点头。那两天,我帮灵芳买好车票,买了很多学习用品,买了很多吃的。她走的那一天,我送她去火车站,一路默默无语。站台上,火车走的那一刻,我压抑住内心的悲伤,朝她挥挥手。她坐在窗口边,捂住双眼,埋头哭泣,火车行驶扬起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那一幕定格在我的脑海。

几年以后,我也回老家了,不再外出打工了,想多陪伴父母老婆孩子,弥补对他们的亏欠。在村子里,有时无意识的走着,远远的看到灵芳,还是那么美,很想上去和她说说话,聊一聊近况,但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拉住我的脚,让我迈不开步。灵芳定定地看着我,眼神里闪烁着惊喜的光,也有哀怨,也有无奈。

老婆去打工和别人同居了,回来还要吗?我带朋友的老婆出来打工,却相处暧昧,回乡后各回各家

世俗这张大网下,我们不能做什么,不能破坏彼此的家庭,远远的默默的祝福对方吧!“咫尺天涯”这个词,以前不完全明白它的含义,我想,我和灵芳就是咫尺天涯!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评论(0)

相关问题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