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结界顺序,破除结界

那人急了愤怒的道,去你的巨额损失,你坑人,还坑出经验了,还坑出技巧了,你这个无耻的东西。 ,最后一个信用贷款,也是够坑人的,虽然不用付出灵石和有价值的东西,但是人生的自由从此便会失去,而他们便会适时的发布一些所谓的任务,并用此来达到积分在...


那人急了愤怒的道,“去你的巨额损失,你坑人,还坑出经验了,还坑出技巧了,你这个无耻的东西。”

,最后一个信用贷款,也是够坑人的,虽然不用付出灵石和有价值的东西,但是人生的自由从此便会失去,而他们便会适时的发布一些所谓的任务,并用此来达到积分在职,只有到达了一定的积分便会自动的,抹去他们信用的不良记录。

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危险任务当中,在生与死的考验之中历经挣扎,当然了,他们也可以拒绝,但是拒绝一次便会被上黑名单,便会需要十个红名任务方才能够消除黑名单,而那黑名单也是如同作案的案底一般被记录在案,如果再有一次发生,便会加倍的惩罚。

总而言之,这三种贷款,第一种是坑自己。

第二种,自己挨坑不说,还要拉上朋友。

第3种更悲哀,简直就成了奴隶,一般任人驱使剥削,任人掠夺,而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同时也会影响他们的征信系统,以后的临时交易购买购买材料,同时他们的银行账户也会被冻结封住,可谓是影响深远,性质之恶劣简直令人发指。

在经过了一番旷日持久的挣扎,以权衡利弊的痛苦之中,终于所有的人都凑齐了五百灵石,虽然经历了诸多的不愉快,但好在人心所向,终于是完成了此项的任务。

接下来便是众人齐心合力破解那浓浓的血煞之气,如同有实质一般,居然凝成了细腻且浓郁的粉尘颗粒,飘荡在这片湖面之上,并且天然的形成了血红色的透明光罩,那浓郁的恐怖威势,居然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牢笼,生生的将那苍龙潭与之隔绝开来,纵然众人都是精才绝艳之辈,也难以跨越雷池一步。

无限的憧憬和期望,加上对未来的无限展望和期许,众人都是神情紧张,外加兴奋和好奇,眼中满满都是向往之意。

众人的期盼眼神也是在此时达到了顶点,梦想与现实就在一线之隔,只要突破了那薄薄的血红色的能量屏障,便是能够到达众人满心期许盼望已久的修炼圣地。

灼热且耀眼的阳光,正当午时,造就的大地,一片交辉相映,众人都是在这,满是闷热且拥挤的湖边,畅想着人生的美好未来和远大宏伟的目标。

公孙月见众人都已经凑齐了,开启藏龙潭所需要的灵值数量,并不再犹豫。

“每位试炼者请将你们的身份灵值牌寄出,每人会扣除五百灵石,用作开启苍龙潭,毕竟有付出才会有收获,上天不可能让你们随随便便地便会成功,这也是历经磨难方才会成长,方才会懂得珍惜。”

每一次竞技的机会不算少,可在这大大小小的势力眼中,显然也并不算多,能够给他们洗练身躯的机会,也是有机会吸收到苍龙之气,这种百年难遇的机会,任是他们咬牙切齿肉疼不已,却也是爽快的拿了出来。

,即便是他们不愿意,那相信也是有着很多人翘首以盼,满心羡慕的想要参与此次试炼洗礼,如果有人说他们不愿意,只怕是会有无数的人想要顶替他们那珍惜而稀少的名额。

毕竟人生在世难得疯狂一把,也是给自己那依旧年少的心和自己的命运,画上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虽说生命不完美,可是毕竟已经倾尽所有,倾尽全力去努力过了一次,哪怕是现实不太理想,他们也有说服自己的理由,毕竟曾经你是那么倾尽所有而努力过一次,这也足以让人值得骄傲了。

于是数百道灵值,幻化成数百道光线,密密麻麻向着苍龙潭上空飞射而去。

那道道光线密密的交织,如同众星捧月,瑰丽夺目,在苍龙潭上空交织而成,并形成了一个温玉般晶莹剔透的能量体,如同珠宝一般散发着柔和深沉的波动,那种波动强健有力如同脉搏一般,给人清晰而有力的节奏。

此时苍龙潭的上空就如同是一轮明月,从血色的浓郁雾霾之中缓缓升起,并飘荡在浓郁血腥光罩之上,如同灯塔一般镶嵌在天空之上,给人一种神秘而又莫测的能量。

如此般清幽惬意的景色,让众人以为是海市蜃楼一般虚幻而又飘渺,谁都没有想到这灵值有着如此诸多的功效,而且如此的神秘,总是在不经意之间爆发出神秘而恐怖的气息,众人遥望那奇异的景色,只能暗暗祈祷,那渺小而又如同烛火之光的光线,所组成的能量体能够发出惊人的威势,并彻底的破开此地的血色能量结界。

那温润的能量体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如同丝丝细雨,如同缕缕烟花,断断续续如同雨帘一般缓缓垂落,看似静默看似与世无争看似平淡无奇。

当那光芒初一接触到苍龙潭上空那深红血色光幕之时,只见那血色光幕之上,就像如同冬雪遇到残阳一般在快速而稳定地缓缓消退,并发出呲呲刺耳般的声响,一股股血腥而残暴的气息,快速在这片天地弥漫开来,让了在场众人的心情,都是有着压抑焦虑急躁不耐烦,整个人都陷入一种狂暴不安的冲动易怒的情绪,在心底悄悄的酝酿。

那浓郁的血腥气息快速的扩散,并牢牢的占据整片空间,浓郁的程度如同的红色雾霾腾空而起,仿佛无数的颗粒飘浮在空中,与那柔和的光芒在彼此的抵消泯灭。

柔和的光芒丝丝缕缕地垂落而下,如同与世无争的涓涓细水,轻柔而又密密麻麻,连绵不绝。

每一颗灵性的光辉,于与那血色浓雾混合在一起,并淡淡的净化,悄无声息之间共同消失,看似平淡却是神奇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个时辰之后,灵值光线所凝聚的光球,已经略显的暗淡,稀薄到近乎透明,并且越发的暗淡,其中忽明忽灭,已经到了油尽灯枯般的地步,显然随时都有破裂消失的迹象。

而那血色浓郁般的光罩也是近乎透明,里面那浓浓潇洒般的血腥之气,浓郁到仿佛又要冲破光罩突破而出的迹象。

突然之间那血色的池水,平静而无波只是隔着那淡薄的光照,都是能够感觉到那令人心悸的血色能量暗中涌动,如同有灵魂一般在排斥着潭边的众人。

又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时辰过去,那血色能量光照仿佛已经达到了临界值,它忽明忽暗,一阵剧烈不稳定的波动,只是发出轻轻啵拨的一声,血色能量结界就此完全的消失。

取之而来的是那苍龙潭上袅袅升起的缕缕血色烟雾,那浓郁的血腥扑面而来,使得众人都是一阵上头,并有浓重的威压,将众人的身体完全笼罩,只觉得身体一沉,有实力较弱者,直接跪倒在地,显得狼狈无比。

血红色的湖泊,犹如是被精血所充斥,粘稠的湖水翻滚着,偶尔有着血色的水泡,缓缓的升起,随后破裂,在其破裂时顿时有着粉红色的烟雾,袅袅缕缕的散发而出,那恐怖而浓郁的血色气息,令人心神都是为之震动。

林凡凝目而视,望着这血色的湖泊,神情都是倍感震撼不已,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苍龙山洗礼,也是为这浓郁的血气而震惊。

林凡心神微顿,闭上双目用神识感应并捕捉,只是觉得那浓郁狂暴至极的苍龙之气,只是身处潭外便能够清晰而准确的感受到这其中的恐怖威慑,可想而知那潭水之中更是蕴含着何等恐怖的苍龙之力。

众人在这震惊之中,缓过心神,顿时有数道身影迫不及待地跳入潭中。

他们毫无准备,急不可耐地直接跃入潭中,方一进入,那潭水顿时溅起数朵浪花,然后迅速的归于平静,只见那平静的水面上,突如其来的一一串急促而又紧密的水泡,在潭水的表面散发而出,隐隐都能听到其中那憋闷而压抑的痛苦嘶吼之声,只是这声音极为的短促,并没有给他们清晰传达其中的意思,便被狠狠地压在水潭之中,就此消失在其中。

众众人都是微感错愕,只是短短的数秒,强大的神十便再也难以感应到,其中入水的几人而让他们面色巨变,互相对视,彼此强行压抑住内心的狂暴冲动,对于这突如其来未知的风险,显然是有所忌惮众人都在寻找其中的原因,并且有着无数种的猜测。

就在场面极度安静之时顿时有一人飞出,整个人身体向前扑去完全不顾身形的狼狈,啪,的一声直接拍在水面之上,而那深红粘稠的潭水,仿佛是有无数只手掌一般,直接抓住那人快速的潜行水潭之下,那空中还留下了半句呼救声,还有一个愤怒的惊呼之声,谁踹老子我这个恨哪。

只只听了那断断续续的声音,众人方才知道原来是被人暗算被推下去试水的。

显然此人的结果也并不怎么好看,在他毫无防备之下落入水面,整个身形被那粘稠的潭水迅速的包裹并极速的下坠,完全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

可是人们方才看到在那人刚一没入水面之后,他的身体居然有了细微的变化,众人都是修炼者眼神都是很好,都是能够捕捉到那细微的变化,他的身体表面的皮肤,在一接触水面之后,仿佛是被那浓郁的硫酸腐蚀过一般,一块块儿大面积的脱落,只是转眼之间整个身体之上的皮肤便被腐蚀的不像样子。

而后露出那血红之色的内里肌肤,而这些肌肤也是像雪水一般快速的融化,而其中的血管也是瞬间暴露在湖水之中,淡淡的腐肉气息缓缓从那人掉落之处缓缓散发,虽然是淡淡的,没有多少气息,但众人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随后他的皮肉在血水之中迅速的分解,成千上万把钢刀在细腻而又匀称的割扯的他的皮肤,还不待众人仔细的感应,那人便急速向塘下沉去,之后别人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形。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