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起诉拖欠工程款,被告不到庭参加诉讼,想“赖掉”拖欠的工程款,法院判了

案件简介2018年6月11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道路标线、标志牌、红绿灯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甲公司对永昌县某小区外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施工。合同签订后,甲公司组织施工,完成红绿灯及人行横道灯安装、标线铺设等工程,工程总造价702506...

案件简介

2018年6月11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道路标线、标志牌、红绿灯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甲公司对永昌县某小区外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施工。合同签订后,甲公司组织施工,完成红绿灯及人行横道灯安装、标线铺设等工程,工程总造价702506元,上述设施已经投入使用。后乙公司向甲公司支付部分工程款,剩余工程款552506元,甲公司催要无果,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乙公司给付工程款552506元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

处理结果

乙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本院根据甲公司提供的证据,查明案件事实,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一、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甲公司工程款552506元;二、乙公司自2020年10月起,以552506元工程款为基数,按年利率3.85%向甲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至工程款实际付清之日止。

乙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后乙公司仍不履行,甲公司申请执行,本院立案后通过查控系统冻结、划扣涉案标的,现该案工程款及逾期付款利息全部执行到位,本案已执结。

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一个人的诚信意识、诚信行为、诚信品质,关系着良好社会风尚的形成,关系着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并在一定意义上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我们的社会呼吁诚信,我们每一个人也渴望诚信。本案乙公司不按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失信违约,诉讼过程中又不到庭参加诉讼,法官最终判决支持了守信方甲公司的诉讼请求,使守信一方当事人的利益得到应有的保护,乙公司即使不到庭参加诉讼,拖欠的工程款仍然无法“赖掉”。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

建设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设计、施工合同。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款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第十八条第(一)项: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来源:甘肃省永昌县人民法院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发布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