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生活中我们都会遇到钱不凑手的时候,借钱拆钱是避免不掉的事儿,让人上火的是那些借钱不还的人。借钱的时候嘴上抹蜜了一样,等你去要钱的时候,各种理由推脱。前段时间我跟朋友们一起聚餐,期间说起讨账的事儿,我突然想起来那些年用过的一些方法,挺管用的。...

生活中我们都会遇到钱不凑手的时候,借钱拆钱是避免不掉的事儿,让人上火的是那些借钱不还的人。


借钱的时候嘴上抹蜜了一样,等你去要钱的时候,各种理由推脱。


前段时间我跟朋友们一起聚餐,期间说起讨账的事儿,我突然想起来那些年用过的一些方法,挺管用的。


从1994年1999年,我在老家开了个饲料店,主要针对养鸡户,一周去三门峡拉一车,有时候是八吨,有时候是十吨。


门店是自家的房子,10吨饲料250袋,一袋赚2元钱,那个年代万元户都没几个,我一个月下来赚一两千块钱,收入也是很可观的。


但是不可避免的,会遇到一些欠账甚至死账坏账,讨回这些欠款,我就用了一招儿:掐软肋。


为避免身边人对号入座,名字拆字或谐音。

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01 怕什么来什么


有个养鸡户是东窑村的,叫黄众子。


他的养鸡场规模挺大,我每周都开着拖拉机,给他送一车饲料。


他家是“有钱”的,除了养鸡场还有个加油站,另外还跑一些我不太清楚的生意,总之,按农村话说,是个“事儿上的人”。


但是,就这样一个这么有钱的人,也跟“老赖”一样欠钱不还。


他也不说不给,就是不停地找理由,今天拖明天,这月拖下月,就让你一趟一趟地跑,让人很恼火。


有一次在大队部门口,我看见他跟一群领导从饭店出来,一个个满面红光的,一看就是喝酒了。


我想,趁着他心情好,或许能要出来,就赶紧堆满笑容迎上去。


没想到我刚喊了一句“叔”,他就脸色大变,赶紧把我拉到一边,悄声说:“你那点钱叔记着呢,今天叔有事儿,这个月底一定给你,赶紧走。”


我一下明白了,你还是要脸的啊。


这就好办了,既然要脸,那我就专门打脸,反正我的门店离大队部就几步路,多瞅几眼的问题不是吗?


从那之后,我只要看见他跟领导们在一起,就满面春风去打招呼,每次他都吓得脸色大变,唯恐我当着领导们的面讨账。


如此几次之后,他麻溜把钱给我结了。

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02 伺候不起的“小祖宗”


有的老赖是有钱不给,有的是没钱。


但是怎么说呢?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能因为你经济紧张就欠账不还,这不是理由。


“绿雨湾”村的雷庄子就是这种情况。


他家养了一千多只鸡,也不可能没钱,只不过他妻子常年病歪歪的,钱总是不够花。


一开始“上打下”,就是送去这车,给上一车的钱,后来他不养鸡了,剩下一千多块钱,就拖着不给。


在一个飘着零星小雨的日子,我带着毛线和仨娃上门了。


去之前我已经做了“功课”,雷庄子的妻子有轻微洁癖,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我带着三个孩子上门,就是给来她添堵的。


三个娃年龄在3岁到7岁之间,脚上踩着泥,脏得跟三只小泥猴似的。


我说明来意后,不紧不慢坐沙发上织毛衣,一个“眼色”过去,老大带头,老二老三紧跟,仨娃穿着鞋就爬上床,直接把他家的床和沙发当蹦蹦床。


雷庄子媳妇眼睛都要冒出火来,我一边说着这孩子真不听话,一边摊开双手表示无能为力。


早上我和仨娃空肚子过去,仨娃已经把他家厨房翻了个底儿朝天,老大要打开煤球火煮鸡蛋吃,火弄灭了不说,又把他家的碗打碎了三四个。


天将黑的时候,眼看我们没有要走的意思,他麻溜给我结账了。

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03 孙子兵法之美人计


还有一次讨账就特别有意思了。


这家男人叫大军子,跑乡村客车;他妻子叫陈小琴,在村里租了房养鸡。


由于年龄相仿,跟大军子性格也相投,都属于比较豪爽的性情中人,另外还有几个一起养鸡的,我们经常约饭或者唱歌。


后来有一年,养鸡场发生了一场瘟疫,他们都不赚钱,欠下的饲料钱也越来越多,我也萌生退意,打算关门不干了。


但是之前的欠账得要回来啊,大军子这里就是最大的一笔账。


这个时候我已经做生意几年,不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女人,已经学会了动用“心机”。


我想了又想,大军子的软肋,就是他妻子身上。


在之前的交往中,我知道他妻子心眼小,之前大军子跟我说句话,她都如临大敌,只不过一直没有撕破脸,这一次,我决定从她身上入手。

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画了淡妆,穿了长裙,飘飘然出门了。


见到陈小琴,我第一句就是“军子没在家啊”,紧接着就露出失望的表情,说明来意,并且三句话不离“大军子”,表情也毫不掩饰。


果不其然,三分钟不到陈小琴就怒了。


我脸上挂着委屈的泪水,心里在笑,时不时地给句话刺激她一下,让她的叫骂声惊动养鸡的邻居,直到大家把她拉回屋里,我才起身走人。


我直接去了车站。


等大军子赶到休息室的时候,我正梨花带雨怯怯地等着他。


他一脸紧张问怎么回事儿,我未语泪先流:“刚才去你家了……”。他“腾”一下就上火了:“是不是陈小琴说你啥了?这死女人,我锤死她。”


我赶紧起身,一把抓住大军子的手:“别,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


大军子好一番安慰之后,我含泪而去。


转身,我忍不住想笑,白莲花原来是这样子的,演戏嘛,谁不会?


后来每次我都是先去养鸡场,故意惹怒陈小琴,面无表情听她骂几句,然后转身去车站找大军子。


我一句过分的话都没说过,但是,我去一次,陈小琴挨一顿揍。


当我再次去养鸡场的时候,陈小琴看起来是彻底被激怒了,要跟我拼命。


我从小一路打架长大的,她廋得跟只瘟鸡儿似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一把揪住她,冷冷地说:“账结了,我保证不再找大军子,不然,我让你日子过不下去,不信你就试试。


她肯定信,所以麻溜给我清账了,我当着她的面,拉黑了大军子所有的联系方式。

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04 欠账不还,结局都很不好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再想起这些事儿,还是感慨万千。


我掰着指头算了一下,除了讨回来的这些“坏账”,还有一万多块钱没讨回来,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公务员月薪也不过一两百块钱,一万多块钱真的算是“大钱”了。


但是能怎么办呢?


要不回来的这些钱,有的是人死了,有的是赔钱太多成精神病了,有的得了病自己都要死不得活似的,根本没钱给。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欠钱不还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有好结果。


第一段中的黄众子,后来做炸药生意,不小心引爆了炸药,在那场事故中丧生。第二段中的雷庄子,妻子早就去世,孩子外出打工,如今他孤家寡人一个。


这其实在意料之内。


我们都知道,一个人想做成一件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天时是机遇。比如遇到现在这个时代,就是最好的机遇,不看年龄不问背景,只要你肯干,有能力,都能活出自己的精彩。


地利是运势。善积福德积运,一个欠钱不还的人,哪里有“德”?一个无德的人,就算有好运气,也会绕着你走。


人和是自身的努力,但是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贵人相助,而贵人,肯定不是凭空而降的,是你长期的善意结交而来的。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所以,人要有底线,不能为了钱自毁声誉,一旦声誉没了,人就“做丢”了,不说是墙倒众人推,最起码都会远离你。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帮助你的人如果少到了极点,就连亲戚骨肉都会背叛你,就是这个道理。

欠了一年的账该怎么要?讨账难?欠了多年的“死账”,我用这一招儿讨回来

版权: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供存储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了解详情>>
评论(0)

相关问题

发布
问题